D-Dimer 检测在炎症诊断中的临床意义

发布时间:2021-03-18       作者:迪瑞医疗学术部       来源:临床实验室        浏览:2258       收藏: 0

新型冠状病毒自爆发以来,全球感染病例呈指数增长,重症患者与死亡病例比例是季节性流感的数倍。这些新冠病毒感染者的不良预后的特征之一就是发生凝血障碍。同时在因各种感染因素而导致的脓毒血症的患者中,凝血障碍同样是不良预后的重要且持续的特征[1]

病原微生物侵入机体后,一方面激活免疫相关细胞产生促炎性介质并诱发组织因子(tissue factor.TF)的表达;另一方面激活接触凝血系统,包括补体、激肽和因子Ⅻ。这种炎症——凝血交叉反应的结果是血栓形成的重要基础,最后会导致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弥漫性血管内凝血和多系统器官衰竭等病理生理过程和临床表现。

炎症对凝血的激活[2]的作用表明,当严重感染时凝血系统常见的紊乱表现为促凝活性增强、抗凝活性减低和纤溶系统受抑等。此时多表现为微血管血栓形成或促进DIC发生、发展。大量证据表明,严重感染或外伤时,炎性介质如内毒素和促炎细胞因子通过诱导单核-巨噬细胞表达TF、IL-6等提高凝血酶的应答反应,促使血栓形成。

⒈ TF:炎症时TF可被多种炎性介质如TN F-CL、IL-1和C-反应蛋白(CRP)等所激活,诱导内皮细胞、单核细胞表达TF增多,并使其促凝活性增强,血小板和粒细胞颗粒中的TF表达增多,其活性也增强。

⒉ 激活凝血系统:动物实验和临床观察证明,给动物注入内毒素和革兰阴性败血症病人血浆均可激活凝血系统。表现为FXII、PK和HMWK由于消耗增多而血浆中的含量减低。

⒊ 激活补体系统:脓毒血症时,血浆中C3、C4和总补体等水平显著降低,而补体C3a、C4a和C5a等水平显著升高,反映补体被活化。活化的补体可促使血小板聚集,加速促凝物质的释放,刺激中性粒细胞释放溶酶体酶,这些均可参与凝血系统的激活。除上述外,炎症对凝血的影响还包括炎症对内皮细胞的激活、炎症对血小板的激活、凝血酶对炎症的介导作用等。由此可以判定炎症对凝血是全方位的激活和影响。

凝血系统被激活必然导致凝血检测指标出现异常。例如严重炎症时TF的激活与释放,外源性凝血途径被激活,常规四项的PT会缩短。内毒素激活的凝血系统可导致APTT缩短。凝血酶介导炎症时,凝血系统最为严重,凝血酶直接水解纤维蛋白原,导致凝血系统激活。并且自我放大和发生正反馈。如果炎症继续加重而没有得到控制,凝血系统会继续放大正反馈,大量出现微血管血栓,进而发展为DIC。

4.小结:上述凝血系统的激活与发展导致的凝血项目例如PT、APTT先缩短再延长。主要是因为先高凝再消耗,最终导致凝血项目异常。但有一个项目是始终升高的,那就是D-Dimer。先是因为凝血而升高,之后是DIC发生纤溶亢进而升高。区别在于DIC出现的时候,FDP和D-Dimer一起升高。从这点可以看出,D-Dimer在炎症发生的过程中自始至终都起到了监控作用,并且联合FDP对DIC进行预示。

监控血栓、溶栓药物疗效、肿瘤的筛查,尤其可对病毒引起的炎症进行监控,如COVID-19新冠肺炎患者D-Dimer阳性,它说明患有VTE的可能性非常大。实验室检查结果显示,严重者D-Dimer升高[3],则FDP必然升高。D-Dimer、FDP和AT-Ⅲ是诊断DIC的基本检测项目,D-Dimer和FDP联合升高是快速诊断DIC的特异指标。患有DIC的患者,PT、APTT、TT延长;D-Dimer、FDP升高;FIB、AT-Ⅲ降低[4]

迪瑞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凝血D-Dimer、FDP、AT-Ⅲ检测试剂盒与进口产品对标,相关系数最高R2≥0.997。迪瑞医疗凝血D-Dimer、FDP、AT-Ⅲ检测试剂盒完全可以为临床凝血检测提供准确的凝血指标(图1,2)。


迪瑞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供稿

26副本.jpg

图1. 迪瑞检测试剂测试结果

27副本.jpg

图2. 迪瑞凝血检测试剂盒


参考文献

  1. 国际血栓与止血协会.《国际血栓与止血协会COVID-19感染患者凝血障碍识别与管理临时指南》

  2. 王鸿利.《炎症-凝血网络与血栓形成的关系》

  3.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

  4. 林凤茹, 任金海, 张静楠. 弥散性血管内凝血,《临床荟萃》, 2004, 19(6): 357-360.

杂志后跟_副本.png

本文链接:http://www.ddm360.com/article/detail/1358
版权所有,转载时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来源!
相关主题: 感染 

2021.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