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细菌耐药现状及流行趋势

发布时间:2021-03-18       作者:鄢超       来源:临床实验室        浏览:2748       收藏: 0

作者:鄢超   徐雪松

细菌耐药已成为当前全球公关健康领域的重大挑战,耐药细菌给人类健康的威胁日益增加,尤其是有些多重耐药及泛耐药的细菌引起的医院感染,给临床治疗带来更大的困难。本文根据全国细菌耐药监测网(China antimicrobial resistance surveillance system,CARSS)及CHINET中国细菌耐药监测网近年监测报告数据对中国细菌的耐药现状及流行趋势分析如下。

一、碳青霉烯耐药肺炎克雷伯菌(Carbapenem-Resistant Klebsiella pneumoniae,CRKP)

近年来中国CRKP的检出率呈现持续上升的趋势,2019年CARSS监测报告显示中国CRKP的检出率为10.9%,相比2014年的6.4%,上升4.5%[1]。2019年CHINET三级医院监测报告显示美罗培南耐药肺炎克雷伯菌的检出率26.8%[3],相比2014年的14.1%[2],上升了12.7%。

2019年CARSS报告显示中国CRKP的检出率不同地区间差别较大,检出率最高的地区为河南省(32.8%)、上海市(28.7%)和北京市(22.1%),检出率最低地区为西藏自治区(0.6%)、青海省(0.9%)及宁夏回族自治区(2.1%)。中国不同年龄分组的人群CRKP的检出率也有差别,新生儿组(0-28天)检出率最高,为14.5%,高于儿童组(29天-14岁)的9.1%、成人组(14-65岁)的9.7%及老年人组(>65岁)的12.2%。中国医院不同病区间CRKP的检出率有较大差别,重症监护病区的检出率最高,为23%,其次为急诊病区的检出率(17.1%),远高于门诊的检出率(6.9%)和其他住院病区的检出率(8.2%)[4]

二、碳青霉烯耐药鲍曼不动杆菌(Carbapenem-Resistant Acinetobacter baumannii,CRAB)

中国CRAB的检出率较高,2019年CARSS监测报告显示CRAB的检出率为56%,近六年检出率持续超过55%[1];中国CHINET细菌耐药监测网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三级医院美罗培南耐药的鲍曼不动杆菌的检出率为79%,相比2014年的66.7%,上升12.3%[5]

2019年CARSS报告显示中国CRAB的检出率不同地区间有些差别,检出率最高的地区为河南省(78.6%)、辽宁省(70%)和湖北省(67.7%),检出率最低地区为西藏自治区(24.4%)、青海省(30.3%)及天津市(32.7%)。中国不同年龄分组的人群CRAB的检出率有较大差别,成人组检出率最高,为59.7%,其次为老年人组的57.3%,远高于儿童组的24.4%及新生儿组19.3%。中国医院不同病区间CRAB的检出率也有较大差别,重症监护病区的检出率最高,为81%,其次为急诊病区的检出率(70.6%),远高于门诊的检出率(43.2%)和其他住院病区的检出率(42.7%)[1]

三、碳青霉烯耐药铜绿假单胞菌(Carbapenem-Resistant Pseudomonas aeruginosa,CRPAE)

近年来中国CRPAE的检出率呈现缓慢下降的趋势。2019年CARSS监测报告显示CRPAE的检出率为19.1%,相比2014年的25.6%下降6.5%[1]。中国CHINET细菌耐药监测网数据显示2019年三级医院美罗培南耐药铜绿假单胞菌的检出率23.5%,相比2014年的26.1%,下降2.6%[5]

2019年CARSS报告显示中国CRPAE的检出率不同地区间有些差别,检出率最高的地区为上海市(28.8%)、辽宁省(27.6%)和福建省(27%),检出率最低地区为西藏自治区(7.1%)、宁夏回族自治区(7.9%)及甘肃省(11.6%)。中国不同年龄分组的人群CRPAE的检出率有较大差别,老年人组检出率最高,为20.8%,其次为新生儿组及成人组,分别为18.8%和18.4%,远高于儿童组的9.2%。中国医院不同病区间CRPAE的检出率有一定的差别,重症监护病区的检出率最高,为32.3%,其次为急诊病区的检出率(23.8%),高于门诊的检出率(12.9%)和其他住院病区的检出率(16.4%)[1]

四、第三代头孢菌素耐药的大肠埃希菌

近年来中国的大肠埃希菌对第三代头孢菌素的耐药率呈现缓慢下降趋势,但是耐药率仍然处于较高水平。2019年CARSS监测报告显示第三代头孢菌素耐药的大肠埃希菌(对头孢噻肟及头孢曲松任一药物耐药)的检出率为51.9%,相比2014年的57%,下降5.1%[1]

中国CHINET细菌耐药监测网数据显示2019年三级医院头孢噻肟(或头孢曲松)耐药大肠埃希菌的检出率为56.2%,相比2014年的61.1%,下降4.9%[5]

2019年CARSS报告显示中国第三代头孢菌素耐药的大肠埃希菌的检出率不同地区间有些差别,检出率最高的地区为河南省(62%)、西藏自治区(58.4%)和辽宁省(58.2%),检出率最低地区为天津市(45.7%)、宁夏回族自治区(46.3%)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46.5%)。中国不同年龄分组的人群第三代头孢菌素耐药的大肠埃希菌的检出率有一定的差别,老年人组检出率最高,为54.7%,其次为成人组及儿童组,分别为50.5%和49.6%,略高于新生儿组的40%。中国医院不同病区间第三代头孢菌素耐药的大肠埃希菌的检出率有一定的差别,重症监护病区的检出率最高,为61.7%,略高于急诊病区的52.6%、其他住院病区的51.3%及门诊的47.9%[1]

五、第三代头孢菌素耐药的肺炎克雷伯菌

近年来中国的肺炎克雷伯菌对第三代头孢菌素的耐药率呈现缓慢下降趋势。2019年CARSS监测报告显示第三代头孢菌素耐药的肺炎克雷伯菌(对头孢噻肟及头孢曲松任一药物耐药)的检出率为31.9%,相比2014年的36.9%,下降5%[1]。中国CHINET细菌耐药监测网数据显示2019年三级医院头孢噻肟(或头孢曲松)耐药肺炎克雷伯菌的检出率为47.2%,相比2014年的40.6%,下降6.6%[5]

2019年CARSS报告显示中国第三代头孢菌素耐药的肺炎克雷伯菌的检出率不同地区间有较大的差别,检出率最高的地区为河南省(54.3%)、上海市(48%)和西藏自治区(41.3%),检出率最低地区为青海省(10.2%)、宁夏回族自治区(14.3%)及甘肃省(18.8%)。中国不同年龄分组的人群第三代头孢菌素耐药的肺炎克雷伯菌的检出率有较大的差别,新生儿组检出率最高,为49.6%,其次为儿童组的38.8%,远高于老年人组的33.6%和成人组的28.8%。中国医院不同病区间第三代头孢菌素耐药的肺炎克雷伯菌的检出率略有差别,重症监护病区的检出率最高,为43.4%,略高于急诊病区的36.9%、其他住院病区的29.4%及门诊的30.1%[1]

六、喹诺酮耐药的大肠埃希菌

近年来中国喹诺酮耐药的大肠埃希菌的检出率呈现缓慢下降趋势,但是检出率仍然处于较高水平。2019年CARSS监测报告显示喹诺酮耐药的大肠埃希菌(对左氧氟沙星及环丙沙星任一药物耐药)的检出率为50.6%,相比2014年的54.3%,下降3.7%[1]。2019年CHINET三级医院细菌耐药监测报告显示环丙沙星耐药的大肠埃希菌的检出率为59.7%[3],较2014年的58.9%[2],下降0.8%。

2019年CARSS报告显示中国喹诺酮耐药的大肠埃希菌的检出率不同地区间有一定的差别,检出率最高的地区为辽宁省(66.2%)、吉林省(64.3%)和河南省(63.1%),检出率最低地区为西藏自治区(34.4%)、湖南省(42.3%)及重庆市(43.6%)。中国不同年龄分组的人群喹诺酮耐药的大肠埃希菌的检出率有较大的差别,老年人组检出率最高,为57.7%,其次为成人组的49.5%,远高于儿童组的28.7%和新生儿组的25.5%。中国医院不同病区间喹诺酮耐药的大肠埃希菌的检出率差别不大,重症监护病区的检出率最高,为56.1%,急诊病区、其他住院病区及门诊的检出率也超过50%[1]

七、甲氧西林耐药的金黄色葡萄球菌(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MRSA)

近年来中国MRSA的检出率呈现缓慢下降趋势。2019年CARSS监测报告显示MRSA的检出率为30.2%,相比2014年的36%,下降5.8%[1]。中国CHINET细菌耐药监测网数据显示2019年三级医院MRSA的检出率为31.4%,相比2014年的44.6%,下降13.2%[5]

2019年CARSS报告显示中国MRSA的检出率不同地区间有较大的差别,检出率最高的地区为江苏省(45.5%)、上海市(45%)和西藏自治区(44.5%),检出率最低地区为山西省(16.5%)、内蒙古自治区(17.7%)及黑龙江省(18%)。中国不同年龄分组的人群MRSA的检出率略有差别,老年人组检出率最高,为35.2%,略高于成人组的27.8%、儿童组和新生儿组的29.9%。中国医院不同病区间MRSA的检出率有一定的差别,重症监护病区的检出率最高,为39.5%,其次为急诊病区的37.3%,略高于其他住院病区的29.2%及门诊的25.1%[1]

八、万古霉素耐药的肠球菌(Vancomycin resistant Enterococcus,VRE)

目前中国VRE的检出率较低。2019年CARSS监测报告显示万古霉素耐药粪肠球菌的检出率为0.2%,不同地区、不同人群及不同病区间差别不大,检出率都处于较低水平;万古霉素耐药的屎肠球菌的检出率为1.1%,北京市的检出率为7.7%,其他地区检出率均处于较低水平,不同人群及不同病区间的检出率差别不大[1]。中国CHINET细菌耐药监测网数据显示万古霉素耐药的粪肠球菌2019年检出率为0.1%,与2014年的0.19%相比,检出率均处于较低水平。万古霉素耐药的屎肠球菌2019年检出率为1.0T,相比2014年的3.5T,下降2.5%[5]

碳青霉烯耐药肺炎克雷伯菌和碳青霉烯耐药鲍曼不动杆菌检出率都呈上升趋势。我国CRKP检出率地区间差别较大,有必要对CRKP检出率较高及上升较快的地区加强抗菌药物合理应用管理。碳青霉烯耐药的铜绿假单胞菌、第三代头孢菌素耐药的大肠埃希菌和第三代头孢菌素耐药的肺炎克雷伯菌、喹诺酮耐药的大肠埃希菌以及甲氧西林耐药的金黄色葡萄球菌检出率都呈缓慢下降趋势。除万古霉素耐药的肠球菌以外的重点耐药监测指标检出率可以看出不同地区、不同年龄、不同病区都有一定的差别。因此加强对重点地区、重点人群及重点科室抗菌药物合理应用管理及加强医院感染防控有利于控制耐药率的上升。


参考文献

  1. 国家卫生计生委合理用药专家委员会, 全国细菌耐药监测网. 2019年全国细菌耐药监测报(简要版)[EB/OL]. (2020-11-19)[2020-10-10]. http://www.carss.cn/Report/Details/770.

  2. 胡付品, 朱德妹, 汪复等. 2014年CHINET中国细菌耐药性监测[J]. 中国感染与化疗杂志, 2015, 第15卷(5):401-410.

  3. 胡付品, 郭燕, 朱德妹等. 2019年CHINET三级医院细菌耐药监测[J]. 中国感染与化疗杂志, 2020, 第20卷(3):233-243.

  4. 全国细菌耐药监测网2014—2019年耐碳青霉烯类肺炎克雷伯菌流行病学变迁[J]. 中国感染控制杂志, 2021, 20(02): 175-179.

  5. CHINET数据云 http://www.chinets.com/Data/GermYear

杂志后跟_副本.png

本文链接:http://www.ddm360.com/article/detail/1352
版权所有,转载时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来源!
相关主题: 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