妊娠晚期孕妇B群链球菌重复检测的临床诊断价值分析

发布时间:2020-09-21       作者:冯璟       来源:临床实验室        浏览:2432       收藏: 0

作者:冯璟  任玉莲  柏明见  高丽欣  白爽爽  何美琳  梁国威

单位:航天中心医院

【摘要】目的 评价妊娠晚期孕妇两次检测B群链球菌(group B streptococcus,GBS)的临床价值。方法 通过LIS系统及HIS系统回顾性收集航天中心医院孕妇GBS的检测结果,时间为2017年1月13日到2020年2月21日。对检测一次GBS与孕34周及孕37周检测两次GBS的阳性率进行比较。对两次检测GBS的孕妇,比较孕34周与孕37周检测GBS结果,比较阳性率有无差异及检测的一致性。结果 共5224例孕妇检测GBS,仅检测一次GBS的孕妇阳性率为9.88%(154/1559),检测两次GBS的孕妇(以任意一次结果阳性即为阳性)阳性率为13.49%(497/3685),差异有统计学意义(x2=13.123,P=0.001)。两次检测GBS的孕妇中34周阳性的比例为10.77%(397/3685),37周阳性的比例为10.88%(401/3685),二者相比GBS阳性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Kappa值为0.724(P=0.001),提示34周与37周检测GBS结果一致性一般。结论 孕34周与孕37周两次检测GBS阳性率明显高于单次GBS检测阳性率,两次检测能够降低漏检率,此外,两次检测GBS的一致性一般,孕妇在孕晚期检测两次GBS是必要的,对孕妇及新生儿能够做出更好的提前干预,降低感染等相关风险的发生。

【关键词】孕妇;B群链球菌;荧光定量PCR;阳性率

B群链球菌(group B streptococcus,GBS)又称无乳链球菌,正常寄居于阴道和直肠,是一种条件致病菌,一般正常健康人群感染GBS并不致病,但GBS是孕产妇生殖道感染的重要致病菌[1],可导致泌尿系统感染、羊膜绒毛膜炎、产褥感染、孕产妇败血症等,它与早产、胎膜早破、新生儿败血症等疾患有关[2]。妊娠期GBS感染的危害远高于非妊娠人群。因此,妊娠期妇女常规筛查GBS至关重要,其对孕妇的妊娠及新生儿的健康有着极其重要的临床意义[3]。2010年,美国CDC出版的指南中推荐对孕35-37周孕妇的阴道及直肠进行GBS筛查[1],指南推荐常规采用增菌培养的方法进行GBS检测,但普通的细菌培养方法有一定的缺陷,例如标本检测时间过长,不能够及时将结果报告给临床,其次培养的敏感性往往不理想,尤其是在未增菌的情况下,可以导致50%的漏诊发生[4],因此,需要更敏感的方法,同时特异性亦较高[2]。国外对34项关于实时荧光定量PCR(RT-PCR)检测孕妇GBS的研究进行Meta分析显示,应用RT-PCR技术检测孕妇GBS有较好的灵敏度及特异度,SROC曲线下面积达到0.99[5],国内的相关研究也得到了类似的结果[6],因此,采用分子生物学的方法检测GBS越来越成熟。

临床工作中,标本采集的时间、方法等对微生物的检测结果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7],同样,在临床工作中,我们发现部分孕妇在孕34周与孕37周GBS检测结果出现不一致的情况,因此考虑需要统计两个不同时间点GBS检测阳性率有无差异,验证孕晚期两次检测GBS的价值,以提高孕妇GBS的检出率,降低GBS感染 的漏诊率,对孕妇及新生儿均有重要的意义。

一、研究对象与方法

1. 一般资料:本研究采用回顾性资料收集,所有结果均记录于航天中心医院的LIS系统及HIS系统,结果均为客观记录数据,研究经过航天中心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数据收集时间为2017年1月13日到2020年2月21日于我院进行GBS检测的孕妇,共5224例,其中1559例孕妇仅在35-37周检测一次GBS,3685例孕妇分别在孕34周及孕37周检测两次GBS。

2. 标本采集:先拭去阴道过多的分泌物,采用无菌拭子先自受检者生殖道部位l/3处沿壁轻轻旋转取得阴道分泌物样本,再用同一个拭子再进到肛门取标本,进到肛门里的拭子深度需通过肛门括约肌才算合格,最后将采集的拭子置于无菌管中密闭送检。

3. 检验方法:利用实时荧光定量PCR技术,针对B族链球菌基因组特异且无高频SNP位点的序列区域cAMP因子,设计出特异性引物和探针,配以全封闭PCR体系,用ABI7500检测标本中的GBS的DNA。严格按照试剂盒说明书进行操作,GBS检测荧光素为FAM,内参照荧光素为VIC,设置内参防止假阴性结果的出现,研究体系中加入UNG酶,预防非特异性PCR扩增和污染。反应体积40ul,循环参数:50℃ 2min;95℃ 5min;95℃15s~60℃35s,45个循环;60℃时分别检测FAM和VIC通道荧光信号。结果判断:样本(FAM)Ct值≤38,且有较好的对数增长曲线,判读为阳性;若样本FAM通道Ct值≥45,而VIC通道信号正常(Ct ≤35)则判读为阴性;样本(FAM)38<Ct值<45,复查或重新采样检测,复测后样本(FAM)Ct值≤38或38<Ct值<45均判定为阳性,若样本FAM通道Ct值≥45判定为阴性。

4. 统计学方法:采用SPSS 16.0统计学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数资料以率(%)表示,组间率的比较采用x2检验,在推断两个样本的总体分布是否相同时,采用一般四格表x2检验,对于同一总体进行不同时间点检测的结果比较采用配对四格表x2检验(又称为McNemar检验),一致性程度采用Kappa检验值表示,当Kappa值≥0.75时表示二者一致性较好,当0.4≤Kappa值<0.75时表示一致性一般,当Kappa值<0.40时表示二者一致性较差。当组间量的比较采用t检验或非参数检验。双侧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二、研究结果

1. 共5224例孕妇检测GBS,仅检测一次GBS的孕妇(1559例)平均年龄为30.8±4.6岁,检测两次GBS的孕妇(3685例)平均年龄为30.6±4.2岁,二组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1.756,P=0.079)。

2. 仅检测一次GBS的孕妇GBS阳性率为9.88%(154/1559)。两次检测GBS的孕妇结果如下,34周及37周两次均阳性为301例,34周阳性37周阴性为96例,34周阴性37周阳性为100例,34周及37周两次均阴性为3118例,以任意一次结果阳性即为阳性,阳性率为13.49%(497/3685)。只测一次组与测两次组二者相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x2 =13.123,P=0.001)。

3. 两次检测GBS的孕妇中34周阳性的比例为 10.77%(397/3685),37周阳性的比例为10.88%(401/3685),McNemar检验显示P=0.830,提示34周与37周检测GBS阳性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Kappa值为0.724(P=0.001),提示34周与37周检测GBS结果一致性一般。

三、分析与讨论 

临床多项研究发现,GBS已成为我国新生儿感染性疾病的主要致病菌[8]。研究发现,在孕早、中期,如无诱因,GBS不易上行侵入羊膜腔引起宫内感染,所以目 前主张孕晚期再检测GBS[9],2010年的指南中推荐35-37周检测GBS[1]。GBS的检出率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例如取材部位、检测时间及检测方法等。传统的细菌培养法灵敏度低,检测周期长。本研究运用了先进的RT-PCR的分子诊断方法,快速检测,灵敏度高,特异性强,重复性好,操作方便,常规筛查阳性率高避免漏诊。此外,荧光定量PCR法在一些比较紧急的情况下,如胎膜早破、早产等,快速检测的结果对降低新生儿的发病率及死亡率有重要的意义。本研究回顾性的分析了孕晚期两次检测GBS与单次检测GBS结果的差异,为今后的GBS检测工作提供一定的证据。

研究中单次检测GBS的孕妇与两次检测GBS的孕妇年龄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提示研究纳入的单次与两次检测GBS孕妇年龄选择上不存在偏倚,对研究结果的推广提供了一定的保障。研究显示,孕妇在34周和37周做两次B群链球菌检测的阳性率大于单次检测者,差异有统计学意义,提示在孕晚期单次检测GBS可能存在一定的漏诊率。考虑造成单次与两次结果差异的原因如下,GBS为正常人群中在阴道及消化道的定植菌,在检测过程中发现GBS在孕期中的定植状态会出现变化,有时甚至是一过性的短暂定植状态,因此选择标本的检测时间至关重要[10],因此,两次检测GBS时检出几率会大于单次检测几率。由此可见,单次检测GBS可能会导致部分孕妇GBS感染的漏诊,孕晚期两次检测可以避免部分孕妇GBS的漏诊。

本研究发现,对于两次检测GBS的孕妇中,孕34周与孕37周检测的阳性率接近,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说明,在孕晚期检测GBS时,选择的检测时间范围相对较大,即可接近分娩期,也可提前部分时间,但在一致性检验时,发现孕34周与孕37周检测GBS结果的一致性一般,有相当一部分孕妇孕34周阳性而37周阴性或孕34周阴性而37周阳性,而指南推荐的为35-37周检测GBS,因此,有必要对孕34周与孕37周两次均检测GBS,降低漏检率。

总之,本研究发现孕34周与孕37周两次检测GBS阳性率明显高于单次GBS检测阳性率,两次检测能够降低漏检率,同时发现两次检测GBS的一致性一般,因此,孕妇在孕晚期检测两次GBS是必要的,对孕妇及新生儿更够做出更好的提前干预,降低感染等相关风险的发生。


参考文献 

  1. Verani J R, Mcgee L, Schrag S J. Prevention of perinatal group B streptococcal disease-revised guidelines from CDC, 2010[J]. MMWR Recomm Rep, 2010, 59(RR-10): 1-36. 

  2. 时春艳,曲首辉,杨磊,等. 妊娠晚期孕妇B族链球菌带菌状况的检测及带菌对妊娠结局的影响[J]. 中华妇产科杂志, 2010, 45(1): 12-16. 

  3. 李洪英,沈亚娟,余俊峰,等. 妊娠期妇女B族链球菌感染对母儿预后影响的研究[J]. 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 2017, 33(8): 850-852. 

  4. Platt M W, Mclaughlin J C, Gilson G J, et al. Increased recovery of group B Streptococcus by the inclusion of rectal culturing and enrichment[J]. Diagn Microbiol Infect Dis, 1995, 21(2): 65-68. 

  5. Park S Y, Won S Y K, Choi W J, et al. Diagnostic Accuracy and Detection Rate of Real-Time PCR for Detection of Group B Streptococcal Colonization in Pregnant Women: Systemic Review of Literature and Meta-Analysis [J]. Ann Clin Microbiol, 2017, 20(2): 42-51. 

  6. 萧君明,尹青霞,黄婉婷.   实时荧光定量PC R技术检测妊娠晚期GBS感染的临床价值分析[J]. 数理医药学杂志, 2019, 32(7): 973-975. 

  7. 张扬静,郑阿蝶,李双汝,等. 临床微生物检验质量的影响因素[J]. 健康必读, 2019(9): 270.

  8. 米阳,王艳霞,郭娜,等. 孕妇生殖道B族链球菌感染对母儿预后的影响研究[J]. 中国妇幼保健, 2015, 30(7): 1065-1066. 

  9. 孟凡,黄醒华,王维. 妊娠早、中期生殖道B族链球菌带菌情况研究[J]. 北京医学, 2004, 26(2): 101-103. 

  10. Regan J A, Klebanoff M A, Nugent R P, et al. Colonization with group B streptococci in pregnancy and adverse outcome. VIP Study Group[J]. Am J Obstet Gynecol, 1996, 174(4): 1354-1360. 

杂志后跟_副本.png

本文链接:http://www.ddm360.com/article/detail/1217
版权所有,转载时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来源!
相关主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