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与中国检验医学的未来与合作发展 —— DDM专访IFCC前任主席Prof. Maurizio Ferrari

发布时间:2018-09-01       作者:DDM       来源:临床实验室        浏览:156       收藏: 0

随着我国临床化学领域的不断进展,与国际相关协会的交流也愈加频繁。在过去几年和今年的多个临床化学相关会议中,DDM都在不同场合与IFCC主席Prof. Maurizio Ferrari先生有过多次深入接触和交流,尤其在今年7月举办的第4届全国检验医学技术与应用学术会议(4th CCLTA)暨“一代一路”检验高峰论坛上,DDM专门与Ferrari教授就欧洲检验医学的发展、IFCC在国际检验医学的作用与愿景、中国近年来检验医学的发展以及如何进一步开展中国与IFCC在检验医学等多方面合作等内容进行了专题访问,希望此次访谈的内容能够为国内检验医学的同行提供参考,如果有具体希望进行合作的项目和主题,也可以与我们联络,希望我们可以继续成为沟通IFCC与国内检验同行的一座桥梁。


2018年9月-压缩.jpg


1


DDM:Ferrari教授您好!欢迎您来到美丽的苏州,也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Ferrari:谢谢!很高兴再次来到中国,来到古城苏州参加第四届CCLTA会议。


DDM:检验医学可能是近年来医学领域中发展最为迅速的一个分支,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也多次参加了由IFCC主办的一些会议、论坛和展会。作为IFCC的主席,可否请您系统地向大家介绍一下IFCC?

Ferrari:当然,IFCC的全称是The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Clinical Chemistry and Laboratory Medicine,也就是临床化学与实验室医学国际联盟。IFCC是一个致力于临床化学与实验室医学的全球性非政治组织,主要目的是作为世界范围内的临床化学与实验室医学引领机构。除此之外,还需要发挥一些其他的作用,例如(1)在与其他国际组织交流的过程中设定全球性的标准、(2)通过科学与教育方面的努力对所有成员进行支持、以及(3)提供一系列的学术会议、展会以及专题会议为临床化学专业人员提供一个进行原创性发现和实际操作等方面的交流平台。通过对于科学与教育方面的引领与创新,我们还致力于提高诊断与治疗的科学水平与治疗从而为全球的患者提供更好的治疗体验。同时,我们还构建了成员的专业化体系,从而可以为患者提供高质量的服务。我们还致力于在会员、其他健康服务提供商以及公众之间提供有效的交流,从而达到将最先进的知识与科学发现贯彻到教育中去。同样我们还一直致力于对于科学标准、出版物、教育以及交流的多样性和持续性。而且我们也一直致力于将我们的会议在全球各地举办从而提升IFCC的全球影响力。


2


DDM:这么看来IFCC的影响力是全球化的,但是临床化学其实也是一个种类丰富的细分领域,不知道IFCC在这方面有哪些具体的组织结构呢?

Ferrari:那我就先简单介绍一下IFCC的历史吧。早在1952年,英国伦敦帝国医学院的EJ King教授建议应该将刚出现的全国性临床化学协会并入到国际纯粹与应用化学联合会(International Union of Pure and Applied Chemistry (IUPAC)),这一建议在1952年7月24日得以实现。随后在巴黎举行的第二届国际生物化学大会上,成立了临床生化学家国际协会。再一年之后,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大会上这一名称被一致同意变更为临床化学国际联盟(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Clinical Chemistry),且在1955年在布鲁塞尔举办的下一届会议上被正式通过。联盟的最初使命是致力于生物化学的最新知识和促进其在与临床(化学)领域的应用。在早年间,IFCC是与IUPAC临床化学分部联系紧密的的组织,其实在刚开始的时候,IFCC的委员会里一直都有IUPAC的委员。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逐步发现IFCC的专业性实在比较强,作为一个独立的学会可能更好,但可以作为一个协会成员保持与IUPAC的密切联系。按中国人的老话就是:“天下化学是一家”。不过终究到了1967年,IFCC还是从IUPAC中完全脱离了出来,成为了一个注册在瑞士的独立机构。在机构方面,IFCC主要有科学、教育、出版、财务以及会议活动等几方面组成,每一个分支都有委员会以及下设的工作组来完成具体的任务和项目。迄今为止,IFCC已经拥有了93个全职会员,所谓全职会员就是每一个国家只能有一家临床化学的相关协会组织来代表着一个国家成为全职会员,13个附属会员,这些会员代表了全球45,000名临床化学家、实验室科学家以及实验室医生,除此之外还有涵盖了差不多所有主要临床实验室研发领域的43家企业会员。


3


DDM:原来IFCC是这样一个庞大的机构啊。临床化学在中国也是近二三十年才快速发展起来的,我们有很多需要向世界先进机构学习的地方,可否请您简单介绍一下IFCC科学分部的情况?

Ferrari:当然。科学分部的宗旨是致力于推进临床化学与实验室医学的科学进步并将其应用于临床实验室科学的实际应用。科学分部是由执行委员会直接领导的。执委会负责新任务的开发、战略战术的开发、项目的启动与管理以及职权范围的确定与遵照。依据学会的宗旨,科学分部的主要任务有以下内容:

1. 判断研究内容与临床化学和实验室医学的相关性,并协助将研究结果转移至专业机构

2. 判断现有实际操作中的科学与技术问题并提供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指导和解决方案

3. 协助针对于临床实验室人员和医生的技术创新开发与转移

4. 协助诊断策略的开发与实施

5. 建立GLP的科学和技术层面的标准

6. 协助参考物质检测开发过程以及参考物质的制备

7. 建立参考实验室网络

8. 对IFCC会员单位、企业会员以及其他外部机构的科学与技术需求的联络与反馈

9. 积极参加IFCC大会和其他学术会议

10. 确保IFCC科学文件的高质量

11. 组织大规模讨论

12. 等等


科学分部可通过其执委会和工作组来完成各种项目的启动与管理,并于IFCC和其他的相关国际性组织和机构进行合作。科学委员会也负责协助项目指南的开发并承担一些对于项目过程以及批准的文案工作。回顾历史,成立于1966年的标准委员会,其宗旨就是在提出和促进临床化学领域中进行标准和标准化的理论与实际开发。在最初的10多年间,标准委员会的主要任务就是(1)制定分析的系统命名法,(2)制定参考物质和方法,以及(3)质量控制。在此期间关于这些议题的大量出版物最终确定了标准委员会的地位,随后在1978年的大会决议中,最终将标准委员会的职能扩展至更多临床医师、临床化学家以及实验室人员感兴趣的主题中,最终也就此将其名称改变为科学委员会直到目前的科学分部。


时至今日,科学分部已经有6个下设的委员会和18个工作组,且这一数量还在不断增加值中。这些委员会包括:

1. 与IUPAC合作的系统命名法、性质与单位委员会(C-NPU)

2. 分子诊断委员会(C-MD)

3. 实验室医学可溯源性委员会(C-TLM)

4. 参考区间和决策边界委员会(C-RIDL)

5. 甲状腺功能检测标准化委员会(C-STFT)

6. 自身免疫检测协调委员会(C-HAT)


工作组包括:

1. 血红蛋白A2标准化工作组(WG-HbA2)

2. 糖缺乏转铁蛋白工作组(WG-CDT)

3. 与国际肾病教育项目(NKDEP)合作的尿液中白蛋白分析标准化工作组(WG-SAU)

4. 妊娠相关血浆蛋白A标准化工作组(WG-PAPP A)

5. 生长激素工作组(WG-GH)

6. 与美国糖尿病协会(ADA)和欧洲糖尿病研究协会(EASD)合作的胰岛素分析标准化工作组(WG-SIA)

7. 肌钙蛋白I标准化工作组(WG-TNI)

8. 甲状旁腺素工作组(WG-PTH)

9. CSF蛋白工作组(WG-CSF)

10. 与IOF合作的骨标记分析标准化工作组(WG-SBMA)

11. 可替换性工作组(WG-C)

12. 免疫抑制药物工作组(WG-ID)

13. 质谱分析脂蛋白工作组(WG-APO MS)

14. 胰酶工作组(WG-PE)

15. 便免疫化学检测工作组(WG-FIT)

16. 细胞游离DNA与相关循环生物标志物工作组(WG-cfDNA)

17. 钙卫蛋白工作组(WG-PCT)

18. 维生素D标准化项目工作组(WG-Vit D)


4


DDM:到底是成立多年的国际性机构,分工真是非常细致啊。但是好像没有看到关于二代测序相关的工作组?

Ferrari:是的,二代测序是一个比较新的技术,在临床诊断的应用中还不是非常的成熟,关于这个技术,目前是归类在IFCC的另一个分部--新兴技术分部里。IFCC的新兴技术分部(Emerging Technologies Division(ETD))是一个新的分部,在此之前,这个分部负责的主要是儿童实验室医学和老年实验室医学的工作。新兴技术分部主要负责鉴别和评估将新兴技术并将其从科学实验室转化到临床实验室直至推向市场这一系列过程中的诊断以及数据分析程序等等的工作。ETD涉及很多方法学和技术,包括针对于精准医疗诊断工具的质谱、高通量遗传分型技术、移动医疗技术、以及数据分析等。


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分别参加了由中国老年保健医学研究会检验医学分会分会学术会议及第一届全体委员会,以及2018中美高通量测序技术与管理高峰论坛1。在这两个会议上,我不仅注意到老年医学尤其是与老年医学联系至关重要的老年检验医学已经在中国有了广泛的基础和长足的发展;同时也让我惊讶于中国在二代测序技术方面的应用与临床需求也与欧洲的情况非常类似。而且中国药监部门对于二代测序相关诊断试剂的审批也是非常严苛的,就在这几天,我也从网络上了解到有一家叫做Burning Rock Dx(燃石医学)的公司,他们有一款关于非小细胞肺癌(NSCLC)多个基因检测的测序产品刚刚获得了CFDA的批准,这无疑是一个积极的信号,我相信在不仅的将来会有更多的NGS产品获得中国相关机构的认可,我有很高兴能够看到NGS技术在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有广泛的应用,并为患者提供更好的检测与治疗服务。


5


DDM:您的介绍非常详细,看来您对中国NGS技术发展也非常关注。去年和今年您都参加了我们的CCLTA会议,可否请您谈谈对于中国临床化学领域的看法?

Ferrari: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只能从我个人的角度来提供一些看法,我相信中国的进步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所以我希望我的看法仅仅是作为参考,从而为中国的临床化学发展提供一些更好的思路与经验。说起来我与中国临床化学领域的了解已经有近20年的历史了,大约15年前,丛玉隆教授曾经率领中国检验医学代表团参加过IFCC的会议,我记得应该是在意大利的罗马,这也是IFCC与中国检验医学领域的首次正式大规模见面与交流,当时我印象中大部分代表团的成员都比较拘谨,并不健谈,但他们对于检验医学技术都非常专注,在会议上每每有欧洲专家进行技术的演讲时,这些团员都非常专心的聆听和记录,而且在展会现场也对各种新技术非常有好奇心,此后我也来过中国多次,也参观过不少的中国医院,尤其是检验科。可以说,从我的角度来看,在这15-20年以来,绝大部分的中国医院检验科都已经具备了非常良好的硬件条件,我在欧洲医院里可以见到和使用的大部分设备,在中国也基本能看到,而且运行状态都非常良好,医院的患者人数比欧洲的多很多,这一点是我们无论如何也很难达到的。我也曾经与检验科主任们进行过交流,希望了解他们对于仪器稳定性、每日、每周、每月校准以及检测结果CV值等参数的比较,结果发现大部分临床实验室都基本上能够达到仪器生产企业和ISO 15189的要求,这也是让我很惊讶和高兴的地方。从我这两次参加CCLTA的会议,我也有注意到很多中国企业的制造能力现在已经可以和欧洲的企业相媲美了,而且在具体临床诊断应用上,中国的医生们并不比欧洲的医生们落后,许多中国医生的研究内容广度和深度都已经达到了世界一流的水平。不过我也注意到,基本上用于仪器校准和用作参比试剂的多数相关试剂,目前还是基本依赖于进口了,几乎没有见到由中国自己生产的这类产品。所以,如果中国的企业能够在标准品制备以及溯源等方面能够加入到IFCC的体系中来的话,我相信中国的临床化学领域将会具有更强的竞争力,而且也能够为世界临床化学的发展做出更多的贡献。


6


DDM:非常感谢您和我们分享了对于中国临床化学领域的看法,要想能够成为一流的临床化学家和生产企业都需要不断地努力,更需要不断地学习;那么我们可否与IFCC建立合作在这些方面进行交流与学习呢?

Ferrari:首先,IFCC非常欢迎成员之间进行各方面新技术的交流与转化;其次,无论是哪一个细分领域,其实都有很多可以交流的内容和机会,这个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第三,按你们中国人的话来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已经从IFCC主席的位置上退下来了,具体的合作与交流应该和现任的IFCC主席Howard Morris主席来进行讨论,当然我也会尽我的最大努力来促成中国与IFCC之间的任何合作可能。


DDM:谢谢您的建议,再次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希望您能够享受这次CCLTA会议。

Ferrari:谢谢!我非常享受这次CCLTA会议,也非常喜欢苏州这个历史古城,尤其是这里的美食和古典园林。希望能够在不久之后的芝加哥再次与你们相会!


注1:这两个会议分别由中国老年保健医学研究会检验医学分会主办、北京定向点金科技有限公司承办,以及由中国医学装备协会检验医学分会主办、全国医用临床检验实验室体外诊断系统标准化委员会协办、北京定向点金科技有限公司承办。


采编:DDM

本文链接:http://www.ddm360.com/article/detail/749
版权所有,转载时请以链接的形式注明来源!
相关主题: 妇幼诊断